章鱼入侵

墙头很多。
激情摸鱼。
水准很低。
风格不定。
谨慎关注。

打主tag不仅方便吃粮

也方便屏蔽

不要只打单角色冷门tag  我只希望我屏蔽一个主tag可以再也不用误吃你家所有粮

双方岁月静好互不干扰不是很好吗

单角色老在跳  认出来属于屏蔽了的主tag里的内容真的很败坏好感=_=


  “虹猫!”

  她一声高喝。

  他的动作猛地停住,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对面的她。

  她也看着他。

  她的嗓音变得不可思议的轻柔,就像雪夜小屋中她对他说话时那样,曾经他们一同度过的无数个普通的日夜那样。

  他闭上眼,第二天她也还会在他身旁。

  他听到她的声音——

  “你就在那儿。”

  “不要过来。”

  

  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年年念。

偷一个创意。

你好啊年年念。

我是🐙。


【虹蓝】奇妙日(上)

蓝X变小虹

最近太忙,激情摸鱼也就只摸了这么多。

无脑无逻辑,单纯想看可爱小猫咪(?)

下正文

——————————————————————


  一

  “……虹?”

  柔软锦被中,少年艰难探出头来:“早、早安,蓝……呜哇!”

  他抓着被子的手一滑,整个人就往后倒,“噗”的一声闷响,重新摔了回去。

  “……兔……”

  

  二

  拢好外袍,束紧腰带,虹猫低头看看自己:“好啦。”

  蓝兔转过身。

  白衣飘然,出尘脱俗。

  好一浊世佳公子。

  ……就是个儿矮了些。

  她蹲下身凑近他,好奇打量。

  虹猫以为她要看上身效果,很自然地双手张开转了个圈:“怎么样?”

  蓝兔悄悄伸手比了比,嘴里应着:“好看。”

  ……只有手掌那么高耶。

  蓝兔偷偷想着。

  好、好想戳一下……

  虹猫显然也对自己这一身很满意,他仰头看着蓝兔,忽然想起什么:“用早膳了吗?”

  “不曾。”

  虹猫瞧瞧外面甚明的日头,心知她定是晨起后便去寻他,直到方才在屋里听到他的声音。

  他心头一暖,温声道:“那便一同用吧。”

  “好。”

  蓝兔下意识便要起身,又反应过来他现下境况,蹙眉。

  虹猫极亲昵地冲她招手示意。

  她眨眨眼,有些犹豫地伸出手。

  但见他几步上前,小心翼翼地爬到她掌心坐下,笑眯眯:“那咱们走吧。”

  蓝兔看他乖乖巧巧坐在她掌心,两只小手扶着她的指根,一点温热,却是心都要被萌化了。

  她小心翼翼地站起身,面上神色镇定,一双大眼倒是极亮。

  好、好可爱!

  

  三

  幸而今日备的早膳是各式小点,蓝宫主拿了一个平日里装酱料的小碟,放在虹猫面前。

  ……还是太大了些。

  不过虹猫并不计较,倒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那些平日里看惯了的小点。

  蓝宫主挑了一个极小巧的翡翠玲珑虾饺,放到那小碟上。

  虾饺仍冒着热气,虹猫靠得太近,冷不丁被这朵“虾饺云”扑了一脸的热气,整个人懵得后退两步。

  蓝宫主忙把那虾饺挪开。

  虹猫抬手去揉眼睛,揉了一下,又揉一下。

  待他仰头去看蓝宫主时,猝然撞上她的视线,两人皆是一愣。

  蓝宫主率先回神,极快地转开视线,将筷中夹着的虾饺送到嘴里,递过来一块软帕:“你、你净净手。”

  虹猫乖巧接过一角,低眉顺眼地开始擦手。

  等他抬头,又正好瞧见蓝宫主移开视线去看自个儿碗里的东西,神色自若,耳尖却是微红。

  他不明所以地眨眨眼。

  他自是晓得她这样子是有了女儿家的羞意,可瞧着样子,她方才是正看着他的,他方才……不就擦了个手么?

  他低头看看手里仍捏着一角的丝帕。

  ……难道这帕子有何不妥?

  正想着,忽然一块阴影拢过来,伴着谷物的甜香。

  是一小块玉米烙。

  蓝宫主收回手,另一只手直接拿着剩下的大半玉米烙便往嘴里送。

  虹猫瞧着被她放在一旁不用的筷子,忽而一笑,挽了挽袖子,直接上手。

  “咔嚓。”

  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多了,一大一小两人早便饿了,找准节奏便是风卷残云解决了满桌子小点。最后蓝宫主拿了个花卷,有一搭没一搭地吃,虹少侠则抱了个迷你“同款”花卷,认认真真地啃。

  一大一小,其乐融融(?)


——————【未完】


天才基本法衍生元旦产粮活动!
全年龄全cp向。
文稿画稿写字同人曲等等不限!
他圈都有我基本法也不能落下!
QWQ欢迎各位老师进群玩耍!
现有构思是“十二时辰”,后期会根据参与人数进行调整
文稿2000+(特殊形式文稿可以放宽字数要求)
画字需要一定完成度
暂定12.28截稿。
12.15左右初宣,初宣前都欢迎老师进群!

说实话。

年年念正剧和be写得可真是好。

前者是《当年勇》

后者是《挽手入劫》


【点梗】

前段时间莫名涨粉了……=_=

作为一条死鱼,我万分震惊惶恐

然后最近其实陷入倦怠期啥都不想写

就开个点梗吧。

也接受催更(但一直没更的坑其实很大可能是当时激情摸鱼没摸出来,现在要填可能也没法填很快……)

cp不限,作品不限,背景题材不限。

看哪个想看的人多就先写哪个(最近实在太倦怠了如果没有推动力我可能真写不出来……对不起我就是这么肤浅庸俗一只鱼【躺】)

感谢大家在我装死的时候还fo我哈。

给泥萌比心心。


《中国机长》胡言乱语

  前半部分空难情节起伏不够,由袁泉主导的小高潮铺垫够了,煽情也是渐入佳境,但拖得太长,后面就有点出戏。中途5号晕倒那里也是有点莫名其妙强行小高潮的意思。

  这些都是小剧情,中途失联那一part才是真实平平无奇。它本来是一个波折,可能是整个波折要说的第三方实在太多了=_=留给头一方的人的时间不够,个人观感是情感铺垫没到位就开始煽情,有点刻意。反正我是反而之前蓄的一点情感在这个部分得到了平复(。)

  前半部分说起来起伏就这么多,降落后后半部分本来就没啥起伏,因为负责“张”的前部分张力不够,后部分“弛”就显得更平平无奇了。说实话在所有乘客要留下来感谢机长这个情节前我都不知道这个灾难哪里凸显影题了,用朋友的话来说,“这片应该叫8633”。

  最后再吐槽两个点。一个是前期baby老公撩妹那里,看得我可太尴尬了。这情节有啥意义?第二个是梁机长那句“他们更需要你”,=_=我怎么感觉全机你伤得最重,医护那边也完全不管这个病号真实合理?后面还撩妹我也是服气。

  斗胆猜测一个点吧,降落那里,有个小情节,推一个什么闸,给了两次镜头,第二次镜头好像强调了一下很难推下去的样子,后面过了几分钟就“别往前了可以停了”,我一脸懵逼,刚才不是还停不下来?现在就开始调侃?后来想想,可能推那个闸是个重要情节吧=_=但我压根儿不知道那个闸是干啥的,推的时候我也内心毫无波动(……)。这里本来可以塑造成一个小高潮的。当然可能就我不知道那个闸门是干啥的吧,我太蠢了。

  整体来说,是个优秀的纪录片。但个人感觉作为电影,适当增加一些虚构情节增强张力与波折感,观影感受会更好。

【虹蓝】暗涌(未完)

依旧一个写得很垃圾的存稿=_=

重度ooc。

下正文。

——————————————————


  他猛的将她扣到墙上,一只胳膊揽过她的腰,一只手捧住她的脸,唇便这么压下来——

  巷子口有脚步声渐近又渐远。

  呼吸温热,眼眸对视。

  不等她有所动作,他已一步后退。

  月光勾勒他面容清朗,唇色浅淡。

  指腹却是嫣红。

  ——“抱歉。”

  

   “没关系。”

  她微笑回应,声音隔着口罩有些发闷。

  对方很快离开。

  耳内有嗞嗞的电流声。

  ——“蓝队?怎么了?”

  “没事。各组情况。”

  清洁车的轮子在厚厚的地毯上悄无声息,她看了眼标识,加快了脚步。

  ——“组1组2组3都已经到位。只要确认目标在513,马上可以行动。”

  “OK。等我暗号。”

  她低声,推着车转了个弯。

  这次的案件是商业诈骗,目标是个惯犯,在逃多年,这次意外得到线索,局里非常重视,连前锋都直接指派了她,怕错过这次机会。

  是以向来是行动组指挥的蓝兔,此刻戴着口罩,穿着制服,变成个清洁工小妹,推着清洁车,普通无害,见人便笑。

  “准备到达。”

  ——“等等,有新情报!”

  那头听起来有些混乱。

  蓝兔疑惑,却不能在此久留。

  她放慢推车速度,几步外的513忽然开了。

  “下次有机会再带您好好在本市转转……”声音先飘出来,男人露出了半截身子。

  西装革履,身形挺拔,男人侧颜清朗,眼眸如星。

  蓝兔顿了一瞬。

  他往这边瞥了一眼,眼神微动,面上却笑意不变:“……您就不用送了。”

  蓝兔低下头,拿过清洁备用的万能卡,随手刷开了手边房间的门,嘴里说着:“清洁服务。”

  ——“情报有误!目标在613!新前锋已经过去了,蓝队自由待命,等待指示!”

  前方门似乎关上了,脚步声在往这边靠近。

  她镇定自若,推开门。

  脚步更近。

  很快就会走过。

  “您好。”

  她一僵,转身微笑:“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男人扫了一眼半挡在门口的清洁车,脸上笑意温和:“513不需要清洁了——”

  她笑容不变:“好的,还……”

  他却不走,又靠近了一步:

  “——613也是。”

  她倏地侧身一踢,男人却是更快挡开,几下巧劲扣在她腿部麻筋,她顺势肘击,男人反手小擒拿,几个来回,他将她猛力按在墙上,她又狠狠将他撞到门后,一声巨响。

  两人僵持。

  门锁发出“滴滴”两声,锁上了。

  她盯着他的眼,他倒是极坦荡,甚至还对她笑了下。

  耳麦内传出声音:“新前锋即将就位,各组注意!蓝队,蓝队你那边怎么样?”

  她冷着一张脸,却慢慢后退了一步:“……没事。”

  霎时间,对方猛地上前,她侧身避过,却正中下怀,再次被他狠狠压到门上,四肢擒住她的动作,甚至有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

  她脸上冷色更盛,他却抬手按掉了她的耳麦开关。

  动作之熟练让她愣了一瞬,男人再次附身,极亲昵凑到她耳旁,嗓音压得极低:“……告诉你的人,让他们别动613。”

  “找到机会,立刻离开这里。”

  嘁。

  蓝兔在心底冷笑一声,趁对方力度稍有放松便猛地直击对方命脉,他猝不及防避开,她转身要开门,被他死死扣住把手,她又是肘击,两人来回间在门上撞出砰砰闷响,最终他再次死力将她按在门上,她还不死心要反击,忽有几声清脆的“叩叩”声响起。

  那声音就在身后,两人一下停住了动作。

  是有人在敲门。

  蓝兔能明显感觉到男人的肌肉猛地绷紧。

  “二哥,玩够了该走了。别玩太过火了。”

  外头有人说着。

  她趁机要反击,结果被男人死死按住,甚至嘴也被紧紧捂住,男人垂眸盯着她,眼神晦涩,嗓音却清朗如月:“OK。我穿个衣服。”

  话音刚落,男人便极快地用手将领带拽松,领口解开两颗,还刻意将头发揉乱几分。

  感受到他情绪的紧绷,同样感觉到情况不对,她始终没动,神经却保持高度紧张。

  她看着他在她面前一番动作,看着他忽然对着她做了几个字的口型,便伸出了手。

  微凉的唇,忽然感到一阵温热。

  ——是他的指尖。

  她一瞬愣神,这才反应过来,他方才的嘴型是——

  “抱歉。”

  那樱色的唇彩,从他的指尖,最终落到了他的唇上。

  当时他似乎还顿了一下。

  她神色不改,心里却清楚,今天的口红又是一股甜味儿。

  ——和那天晚上一样。

  “叩叩叩”

  门外的人又敲了敲门:“二哥,大哥到了,该走了。”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将她推到门后,自己打开了门。

  不等外头人探头要看,他已轻巧将门关上,挡住了对方的视线;“往哪儿看呢?眼珠子不想要了?”

  来人看着向来外表光鲜的二把手衣着凌乱,唇上甚至还留有口红印子,内心的疑惑打消几分:“哪敢哪敢,难得有人能入了二哥的眼,有几分好奇罢了。”

  他冷笑一声:“不是说虎哥已经到了?你还在这儿磨叽什么?”  

  语闭也不再理会这些人,径直迈开步子便走。

  看他走得干脆利落,来人也忙跟上,不敢再言。

  

  “目标不在613!这是个陷阱!”

  “对面有狙击手!”

  “刚有人离开酒店!追上去!”

  “蓝队!蓝队在哪儿!”

  一派混乱。

  “嘭!”

  车门重重甩上,麦里车内同时响起一声低喝:“开车!”

  “嗖——”

  猛然冲出的车差点将车内人甩飞,蓝兔冷着一张脸,开窗上膛:“跟上去!”

  前方几辆车外,两辆黑色轿车不动声色,车速渐快。

  一个猛转!

  后头也急刹猛转。

  拐进一条小路!

  后头只能猛冲而入。

  再转!

  急刹跟上。

  几番操作,三车速度越来越快。

  又是一个急转!

  前头两辆车却分开了。

  “右边!”

  司机下意识猛打方向盘。

  “砰砰!”

  两声枪响,司机后座都心跳如擂,蓝兔又一声:“超过去!”

  “砰砰!”

  前头回了两弹。

  车距渐近。

  蓝兔再次探身开枪。

  前方也察觉逼近,再次降窗回弹。

  “蓝队!”

  车上人吓得心脏要停跳。

  蓝兔缩回身子,脸色未变,只盯着逐渐靠近的前方车。

  举枪瞄准。

  两车道错开。

  前方车一个猛刹!后车瞬间便越了过去!!

  蓝兔猛转,对着大开的车窗连发两枪!

  有那么一瞬间,双目对视。

  “噗”的一声轻响。

  子弹没入血肉。

  “二哥!”

  血液喷射而出。

  两车倏地错开!

  “嚓——”

  “嘭!”

  车头猛撞上路旁高树,噼里啪啦玻璃破碎,砸了人满身满脸。

  后头车早已转道离开。

  

  “情况怎么样?”

  “目标跑了。但蓝队开了几枪。”

  “蓝队?那个神枪手蓝兔?”

  “是。”

  “很好,蓝兔人呢?”

  “那儿呢。”

  视线转过去,女人身上泥灰血渍斑斑点点,额角破了一块,有干涸血块在上头,此刻靠车而立,似乎有些神色恍惚。

  “蓝兔。”

  “警长!”

  她下意识站直身子,要行礼时被摆手制止,“打中了吗?”

  她沉默一会儿。

  “没有。”

  来人有些吃惊。

  “被人挡住了。”

  她补充着。

  脑子里控制不住回想起当时几秒钟的场景。

  她举枪转身。

  男人挡住身后的人。

  那瞬间,四目相对。

  她紧盯着他,他也紧盯着他。

  子弹射出,穿透胸膛。

  回转。

  她举枪,他挡弹。

  四目相对。

  扣下扳机。

  再回转。

  瞄准。

  挡弹。

  开枪。

  再回转。

  瞄准。

  挡弹——

  ——枪口倏地歪了几度。

  开枪。

  

  

  【未完】


【虹蓝】独活(未完)

一个瞎鸡儿写的存稿。

洗tag。

下正文。

<<<<<<<<<<<<<<<<<<<<

  这是他们的英雄岁月,最终却只有她还记得,属于他们的故事。

<<<<<<<<<<<<<<<<<<<<

  他找到她的时候,她正与人猜拳喝酒。

  对面那翁山老人歪歪斜斜地躺在长椅上,身上乱糟糟的布褂还掀起一角,露出小半个酒肉肚皮,不知何时早见了周公去,呼噜声都震耳欲聋。

  与之相比,蓝公子可是端庄得多。上好的冰缎长袍被一屁股压在脏兮兮的矮凳上,两只胳膊撑在八仙桌上,身子端正,手捏酒盏,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就这么盯着对面看,看上去清明得很。

  他悄悄打量两人一番,小心翼翼地在她身旁蹲下:“……蓝?”

  她眸子动了动,缓缓将脸侧了过来,盯着他的脸看。

  他愣住,不自知放缓了呼吸。

  “……虹?”

  她忽然开口,眼神直勾勾的。

  “是。”

  他轻声应着。

  她探头往他身后看:“怎只有你一人?”

  虹猫莫名,却眼见着她身子晃了晃。

  他吓得伸手去扶。

  她却是躲开,弄得身子又晃了晃,虹猫更是紧张,她倒好,炫耀地冲虹猫晃了晃手中酒盏,有些大舌头:“喝光啦!好、好酒!”

  “是是是你可真厉害。”虹猫好声哄着,伸手去扶她手里晃晃悠悠的酒盏。

  她又闪身躲开,皱眉:“不、不要同你喝!莎丽呢!我、我要与她来、来一个,不醉不归!”

  虹猫愣了一瞬,良久才回:“今儿莎丽才同其他四人喝过呢,可不能再与你喝了。”

  她茫茫然:“这、这样啊……”

  下一瞬她又关切着:“那她、她身子可还好?”

  虹猫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轻声道:“好着呢。”

  “嘿嘿,”她憨笑两声,整个人娇俏又鲜活,“那便好。”

  虹猫刚要开口,她又委屈着一张脸,声音低落:“那他们都喝过了……没人陪我喝了……”

  “我陪你喝。”虹猫终于找着机会,“咱们先回客栈,我陪你喝。”

  蓝兔猛的抬头,眼神晶亮声音期待:“真的吗?”

  “真的,”看她模样,他的嗓音忍不住带了三分笑,“我记得,咱们可从玉蟾拿了不少好酒出来。”

  “哇!”她欢呼一声,“虹猫你真好!”

  她兴奋之余整个人又开始摇晃,虹猫想伸手又怕她挥开自己倒向另一头,只能应声着:“是是是那咱们快走吧……可别晃悠了祖宗……”

  这话蓝兔倒是听懂了。

  她显然呆了一瞬,忽然捂住嘴,偷瞄虹猫,见他清俊面容此刻一脸苦相,吃吃笑起来。

  虹猫愈发莫名,应和着笑了两声。

  她越笑越开心,整个身子都跟着颤。

  不知不觉便是往后倒。

  他吓得忙伸手揽住她。

  她整个人就轻飘飘地顺着力度被他抱了满怀,脸撞在他肩上。

  虹猫微愣,心里着实窃喜了一瞬。

  却依旧提防着她逞强要起身。

  他默念秒数,也不知喝成这样的她几时才会反应过来。

  一、二、三、四……

  足足十个数过去,她却动都没有动一下。

  她平素向来矜持别扭,少有这般乖巧温顺的时候。

  他抱着她,心里像是渐渐涌起温热泉水,又酸又软。

  那泉水漫上来,从脚底,到胸口,淹没心脏,浸湿肩膀……

  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忙将她扶起。

  半晌,他缓缓抬起手,带着微不可查的颤抖,碰了碰她的脸。

  她不知何时,已是泪流满脸。

  那泪像是带着烫人的热度,在他的指尖、心底留下一阵灼烧的刺痛,温热的泉哗啦啦地泄出去,仅剩一个填不满的空缺。

【未完】